一颗好吃的栗子

想写好看的故事,目前只写了后两个字【。

【修伞】好时光

民国,我也不知道是什么paro O.O


栗子我来诈尸了!

给我独一无二举世无双的真爱 @与时光终年不遇 迟到的生贺。

对没错我这儿是凌晨六点钟。我终于写完了……可以睡了。

宝贝儿么么哒,我知道你现在是最关键的时刻,所以拼死也要给你送点礼物,给你加油打个气!

给你你要的修伞,虽然没有肉,文笔也被狗吃了,但是我很努力地在刷伞哥和叶神的帅气值啊有没有!


【我知道我逆了自己的cp...不适应的小伙伴可以不看了QAQ

以及三次元忙成狗我实在没时间填坑,但是我用我的GPA保证绝对不会坑,烽烟和半世都不会。你们信我。】

祝阅读愉快。(づ ̄ 3 ̄)づ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苏沐秋靠在石柱后边,蹲下来连喘了好几口气。

略略扫了一眼周围的地形,确认跟来的弟兄们都就近找到了掩体,枪都握在了手里进入战斗准备状态,便松了一口气,定了定神。

妈的,该死的西门豹,敢跟他玩儿阴的。

苏沐秋咬了咬牙根,敢在大上海公然犯事儿也就罢了,还仗着有刘五爷在后边撑腰,居然无法无天招摇过市,连市政府都给惊动了,逼得他这个警察厅探长亲自带队出来抓人。

刘五爷是什么人,上海滩有头有脸的地头蛇,西门豹是他出了名的心腹,平日里为非作歹麻烦事不断,从来都被刘五爷压了下去,也没见谁敢继续闹下去。可这一回不一样,西门豹招惹的人来头不小,一路能追溯到国民政府去,市政警察厅当机立断,这个西门豹,刘五爷也保不了。

对于这个通缉令,上头表示很满意。

可头疼的是苏沐秋。

亏他还多了个心眼儿,明里暗里知会过刘五爷,这桩事,他还是不要插手的好。当初人可是答应得好好的,拍着胸脯给他派去的人保证,对西门豹此等顽劣之人,绝不姑息。没想到一回头,加派人手护着西门豹不说,还有胆子给他使诈。金蝉脱壳加上一圈火药的十面埋伏,纵是枪林弹雨里摸爬滚打过的苏沐秋,想起来也忍不住后怕。

幸好那人不在,要是让他知道自己在小人手里栽了这么一个大跟头,还不得笑他个三天三夜没完没了。

想起那个人来,苏沐秋觉得胸更闷气更短了。

 

前阵子两人各自事务繁忙,市政府那边下了公文要求重新整饬城内治安与人员编制,苏沐秋每天早出晚归东奔西跑,对着一大堆文件名册焦头烂额,叶修那边也正值商行新规实行与商铺名目整顿,忙得脚不沾地。两人几乎每日都只是匆匆碰面,连偷个香的时间都没有。耳鬓厮磨春宵共度?不但门没有,连窗户也没有。

事务繁多冗杂,了无意趣,两人渐渐都积了些火气,又实在无处倾泻,性情也都不约而同地愈发暴躁。

叶修懂得偷懒,又没心思计较,几桩大事办完便早苏沐秋几日松快下来。正逢前些日子肩上受的伤还没好全,思前想后便跟苏沐秋商量,想回南京去修养一阵。

苏沐秋正被大叠大叠公务文件拖累得喘不过气,听他这么说,便随口应下了。

等到叶修再跟他提起这事来的那天,他才注意到收拾停当放在门口的,是两口皮箱。

“叶修,你不是养伤去吗?带这么多东西?”

叶修像看笨蛋似地看他,“我有什么好带的,我是回家,又不是出游。给你随便拿了几件日常换洗的衣裳,别的家里都有。”

苏沐秋瞪大眼睛,“你收拾我的衣服干什么,我也要去?”

“当然。你陪我回去养伤啊。”叶修点了根烟,“这么长时间了,也该回去给老爷子一个交代。”

叶修的表情理所当然,眉目间带着前几日见不着的光彩。他其实挺期待的,一旦带着苏沐秋踏进家门,管他老爷子要打要骂,这一步他就算走出去了。

“要回你自己回,我不去。”

苏沐秋坐下来,半点笑意也无,正正经经地给他泼了盆冷水。

叶修当他是担心老爷子的反应,便在他对面坐下,捉过他的手握在手心里,“别瞎担心,我家老爷子的脾气我还不清楚?他也就是要面子,要骂要打随他去,发作一通也就好了。他奈何不了我。”

其实苏沐秋一点都不担心会被叶将军拆散,但这等终身大事,他总不能就这么由着叶修跟家里硬扛。终究是一家人,他自己没有,就更不能逼着叶修也跟他一样不要。这个年月回家摊牌,还不是时候。他总觉着,至少得等他这个探长做得有模有样些,功名簿上添几桩响当当的功绩,也许还能在叶将军那里落得个年轻有为的印象,口气或许能够放软些。如今他才刚做探长不足半年,拿什么去让老爷子抬抬眼?

他抽回手来,看着叶修皱眉头,“不行。”

叶修的笑容僵在脸上。苏沐秋很少这么斩钉截铁地拒绝他的提议,眼下这个境况,要么是不信他,要么……就是根本不想跟他回家。

他深吸一口气,站起身来,“沐秋,你当真不跟我回去?”

苏沐秋心知叶修不痛快,可他也不想退让,心里头那点主意是早就打定了的,这时候贸然登门,他可没有叶修这么无所畏惧的乐观。

看见他坚决拒绝毫无商量余地的姿态,叶修心里憋了好一段时日的火气顺杆而上, 他攥紧苏沐秋的手腕,“我说了要你信我。他虽然是我爹,可我和你的事情,他插不了手。”

苏沐秋被捏得生疼,心里烦躁又有点委屈,怪叶修不理解他。

“叶修你先放手,你弄疼我了。”

叶修一动未动,手劲也不见松。他紧盯着苏沐秋,盼着他说点什么,好打消他脑子里那些让他惶恐不安的想法。

苏沐秋也是被逼急了,“我知道你有本事跟你爹硬扛,可是你一直跟他对着干又有什么用!他毕竟是你爹!” 

叶修瞪着他,松开了他的手,目光却丝毫不离苏沐秋的眼睛,“沐秋,你什么意思?”

嗓音低哑,话音里暗挟怒涛。

苏沐秋虽然不能确切知道叶修到底想到了什么,但也知道他肯定是误会了。可这短短几分钟的对峙让他精疲力竭,心思千回百转,忽然不想开口再做更多解释。

说白了也是赌气,自己这么做,还不是为了叶修。到头来还是怪到他头上,气也撒到他身上,还得平白被误会。他再善解人意也免不了觉着委屈。

苏沐秋揉了揉手腕,跟着站起身来,“没什么意思。就是觉得你一个人回去比较好。”

叶修铁青着脸,未抽完的烟蒂被他丢到一边地上,明明灭灭亮着几点火星。

“你不是担心老爷子的手段对不对?”叶修竟然声线有点抖,音高又升了一个档次,“苏沐秋,你压根就没想过跟我回家,没想过进我叶家的门,也没想过跟我待在一起一辈子是不是?”

苏沐秋脸色惨白。

这已经不是误会了,这根本就是凭空捏造主观臆断,他们警察厅严刑逼供都不带这样的。

叶修被气糊涂了口不择言,苏沐秋也被凭空一顶大罪帽子扣得气火更旺,五脏六腑都叫嚣起来,逼得他眼圈发红。

他停了半晌,眼神黯淡下来,开口已是极低的声调,“随你怎么说吧。我累了,先回房了。”

留下叶修一个人愣愣怔怔站在原地。苏沐秋脸色一变,他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,想收回已是来不及。可是磨了半天也没从人嘴里得到一句像样的反驳和解释,要他怎么想?

他们从未像今日这样吵过架,剑拔弩张地对峙,谁也不服软不让步。

叶修心思烦乱,气急败坏却不得发,抬脚碾碎地上的烟头,拂袖而去,留两个孤零零的皮箱躺在地上。

叶修彻夜未归,想是在商行里睡的。

第二日一早,苏沐秋打开房门,瞧见门口立着他的小皮箱,便知道叶修定是一个人回南京去了。

唉,苏沐秋苦笑,过阵子吧,等两个人都冷静下来,再跟他好好解释。

本想拨个电话过去,跟叶妈妈知会一声,免得她担心,可人还没走到电话旁边,市政那边的逮捕令就下来了,勒令苏沐秋五日之内将西门豹捉拿归案。

算一算叶修离家出走也好几天了,连个电话也没打回来过,大概气还没消。也没见警察厅传来要罢他官职的消息,老爷子那边想必还不至于闹翻。

又暗骂了两句该死的西门豹,苏沐秋握了握手里的枪,又确认了一下腰后的备用子弹。

这个案子一办完,就给叶修打个电话吧。

 

苏沐秋正想着,身后便传来一阵细密的枪声,听声音不像是土枪。他侧耳仔细听了听,哟呵,刘五爷也是身家了得,居然连进口德国枪都给他整来不少。

看来这一场是硬仗啊,苏沐秋居然有点兴奋,神智愈发清明。

他望了望斜对面躲在黄包车后的小陈,使了个眼色。枪声从西南角由远而近,此地以北几步便是深巷,南边西边皆为死路,只有选择东北窄路突围。地形于他们不利,此战必须速战速决。

好在苏沐秋带出来的都是精锐,最擅长暗战地形战,只要在短时间内打退第一波攻击,抢到时间差便可顺利突围。

二十米外的枪声一到,苏沐秋便第一个从掩体后转过身来,手中双枪并起,哗啦啦扫过一排,前方火药爆炸后的硝烟仍未散尽,双方眼前俱是一片模糊,胡乱射击是唯一办法。

可要论盲射,一群战力低下的地方恶霸,谁又能比得过大名鼎鼎的黄埔神枪苏沐秋。

苏沐秋这一排扫过去,后边的弟兄们便得了机会,纷纷矮着身体,沿着一个又一个掩护体挪上前去。看来对方准备并不如何充分,既没有上等战力又没有人海战术,按照目前的情形,再过一会儿,他们就能顺利撤退了。

“西门豹,你给我等着。”局势暂缓,苏沐秋还有闲心发发狠。

可惜天不遂人愿,他们刚准备继续前进,不远处又传来一阵喧哗,人声鼎沸,似是行军脚步,枪声纷杂。

苏沐秋神色一动。

该死的,居然真是从东边来的。

小陈抹了把额上的汗,“探长,我们现在怎么办?东边来的人太多,我们没有胜算啊。”

“探长,要不我们从西南冲出去,迎面跟他们干个痛快。他们一定想不到我们会迎上去,肯定能杀个措手不及。”

“那样太危险了,西南方有德国枪,我们人太少……”

“我看要不……”

“好了都给我闭嘴!”苏沐秋吼了一声,闭了闭眼,“我们走北边。”

“走北边?北边不是深巷吗?道路狭窄光线昏暗不说,空荡荡一条巷子,到哪里去找掩护?”

“有几户人家门前有牛粪袋子和杂草堆,先凑合用。”苏沐秋神情渐渐镇定下来,神思清明,耳力与眼里愈发敏锐。

“万一敌人绕路从巷外包抄怎么办?”

苏沐秋干脆利落地换上弹夹,拉开枪栓,“所以我们得赶快。”

许是人多的缘故,由东边前来的人马行进缓慢,他们所面对的直接火力只有西南一处,几个人边打边躲,倒也进展不慢,一步一步往巷子里退。

东边的枪声渐渐近了的时候,苏沐秋一行人正退到巷子中间,偏巧是进退不得的地方。前方火力渐猛,想原路返回已是不能了,只得硬着头皮往后退。或许西门豹的人也没想到他们会往这实属下下策的巷子里撤,还未支出人手绕路包抄。但苏沐秋知道时间不多,能拼死挤出一线生机已是万幸。

换上最后一个弹夹,苏沐秋借着掩护靠在墙边喘气。

没做好万全准备,只带精锐小队行动着实是他的过失。他实在没料到,一个西门豹竟然能动用刘五爷这么多人手,他之前居然没收到一点消息。看来厅内分派出去进行监视的人手里头,必有猫腻。又说不定,这警察厅上层,也有他的眼线。

怪不得叶修以前总说他心思单纯,看不透人心,做事缺个心眼。

巷口尘土飞扬,又一颗子弹擦着苏沐秋颈侧飞过,他偏了偏头,“嘶……”还真疼。他抬起袖子沾了沾,果然有血。

枪声越来越近,弟兄们也一个又一个倒了下去,这情形,简直比苏沐秋设想过的任何一种都更加糟糕。

他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。

这张嘴啊,苏沐秋想,前几天还在跟叶修吵架,今天大概就要埋进土里了。

想一想,还真他妈有点不甘心。

前两天吵架的时候,怎么就没跟他说点软话哄一哄,对他笑一笑呢。再前两天忙里忙外的时候,怎么就没接他凑过来那个吻呢。从互通心意到现在,怎么就没跟他说过一句表白的话,怎么就没答应跟他回家,陪他一起任凭老爷子打骂呢。

苏沐秋,你瞎逞什么能。

轻轻挪了挪酸麻的双腿,苏沐秋握紧手枪,回头望了望巷子的另一头,还有十米。

两把手枪一共二十四发,他也不知道够不够让他撑到巷口。然而事到如今,他也没有不拼死试一试的理由。

家里还有一个人,等着他回家道歉呢。

苏沐秋做了个深呼吸让自己安定下来,聚精凝神慢慢后撤,盘算如何在尽可能少开枪的情况下安全后退。

或许是已经快退到巷子口,外边的枪声已经渐渐听不真切。苏沐秋加快了后撤的脚步,八米,五米,三米……

眼见着就要到巷子口了,苏沐秋紧靠身边的围墙,抬手打掉又一个试图冲上前来的敌人。也许是对方太近,倒地声响太大,以至于他根本没有听见,斜后方那把枪拉栓的声音。

等他意识到危险的时候,他听见的已经是子弹破空而来的声响。

他下意识地抬手举枪,可他知道来不及了。

明明周围枪声喧哗,苏沐秋却觉得自己能听见子弹穿透身体的声音,那声音他再熟悉不过。

眼前渐渐模糊起来,他强撑着转过身,倒下的却是他面前的人。人影晃过,隔着区区几米的距离,他看见巷口尽头,一人握枪而立,嘴角咬着半截烟卷,身姿慵懒,眼里却有光。

叶修竟然还是临走时那套装束,穿着苏沐秋上个月新给他买的风衣,定定地站在离他几步之遥的地方,看着他笑。

苏沐秋脚步虚浮地立在原地,眼眶泛热,苍白的唇角扯出一个笑来。

他实在是太想他了。

而这个人正站在他的前方,一如既往地潇洒从容,对着他笑,等着他去拥抱。

苏沐秋像感觉不到自己的双腿一样,一小步一小步地往前挪。

他的笑容突然僵了,因为他看见叶修背后,慢慢举起一支枪来。他突然慌乱至极,简直要失掉言语,“叶修!”

叶修却仿佛不知危险似的,一双眼睛仍锁定在他身上,笑意正浓却眼神锋利,抬起右手向后便是一枪,正中胸前,他却连眼都不眨一下。

“怎么样,我的枪法不输给你吧?”

苏沐秋许久才缓过神来,知道这人又在炫耀自己的枪法,摆明是故意叫他担心,气得当下便一拳砸在肩上。

“哎哟苏沐秋你个没良心的,我这儿还有伤呢!”叶修痛是真痛,可有七八分是夸张。

眼前的苏沐秋不说话,眼圈泛红。

叶修收了笑,“怎么不说话?真生气了?我刚才不是故意吓你的啊,我是……”

话没说完,便被苏沐秋拦腰抱得死紧。毛茸茸的脑袋埋在叶修的颈窝里,沾了一层薄薄的尘土,满是硝烟的味道。

叶修抬手把人往怀里紧了紧,低下头哄他,“没事了。”

过了好长时间,苏沐秋终于肯抬起头来,推开叶修,又是一副平常的神情,只有苍白的脸色和颈侧的擦伤才能证明他刚刚经历一场恶战。

“你怎么回来了?不是负气出走了吗?”

稍一缓过神来,苏沐秋还是那个牙尖嘴利不示弱的苏沐秋。

叶修心情不错,也不跟他计较,“知道你大难临头,赶回来救你。”

苏沐秋瞥他,半信半疑,“你远在南京,谁告诉你的?”

“之前你查案的时候我就有点不放心,就暗中叫人盯着了。昨天夜里刘五爷调派了大批人手和军火储备,我一听怕是要出事,就赶回来了。”

叶修一五一十地汇报详情,伸手把人往怀里搂了搂,“其实接到消息之前我就打算回来了,”又刻意压低声音凑近他,“实在是,好想你。”

苏沐秋一把拍掉他的手,径直往外走。

叶修的眼力可好着呢,没漏掉眼前人慢慢泛红的耳朵尖。暗自笑了笑,心里柔软得不像话。便加快脚步跟上去,耍无赖似地整个人挂在苏沐秋身上。

“叶修你烦不烦啊,快放手!”

“不放。小别胜新婚嘛,让我抱一会儿。”叶修声线压得低,苏沐秋却听得字字分明,整个耳朵红得彻底。

“沐秋,前几天是我口不择言说错了话,看在我连夜赶回来救你,到现在连口水都没喝上的份上,你就不生我气了吧?”

叶修说得诚恳,语气也装得委屈,苏沐秋一个没忍住,便笑了出来。

一看人笑了,叶修彻底放下心来,更有底气地挂在人身上,继续光明正大地占便宜。

“那既然不生气了,等你了结这个案子,就跟我回趟家吧?”

苏沐秋愣了一下,才刚刚不欢而散,怎么又提起来了?

“我不去。”

叶修这回也没恼,“我妈和叶秋都说想让你过去,尤其是我妈,她可想见你了。我就回去三天,她一天念叨八百遍沐秋怎么不过来呀,念得我都受不了。”

苏沐秋心里动摇了一秒钟,“没用,我肯定不去。”

“我妈买了好几包红豆,说等你去了给你做红豆糕吃。”叶修死缠烂打。

“我最近牙疼,不能吃甜的。”苏沐秋咬牙,宁死不屈。

“那要是我们家老爷子也说叫你过去呢?”

苏沐秋立场坚定,“都说了无论谁说也不……”

叶修一脸坏笑地看他。

“你刚刚说,谁?老爷子?叶将军?你爹?”苏沐秋有点不敢相信。

“啊。”叶修得意得很,说服老爷子可是立了一大功啊。

“那也……”简简单单一个“不”字,硬是说不出口。苏沐秋抿了抿嘴,索性不开口,自顾自往前走。

叶修好不容易看见一丝胜利的曙光,怎么可能放过?三步两步并上去,把人搂紧怀里,凑近耳朵边上慢慢说,“真不跟我回家啊?”

苏沐秋不理他。

“老爷子都松口了,你也不改主意?”

苏沐秋面色从容,内心天人交战。

“真不行啊?唉,难为我这三天受苦受累挨打挨骂,好不容易把老爷子说动了,偏偏你还不领情,死活不愿意跟我回家。早知道我就不遭那个罪喽。”

叶修偷瞄了一眼苏沐秋,右手悄悄捏了捏他的腰侧,“还是不行?”

“……”苏沐秋说话像囫囵吞枣,听不分明。

叶修摇头,一脸无辜,“沐秋你刚刚说什么?我没听清。”

苏沐秋忍无可忍,索性转过脸去不看他。

“我说……”

“也不是……不行啦。”

 

韶华正好。

与君春风渡,不负好时光。

 

【完】


评论(3)
热度(63)

© 一颗好吃的栗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